天灯

生生看哭了的我 想看又不敢看第二遍

piaojiejie:

天灯

伍嘉城第一次看到谷嘉城的女朋友是在他手机锁定屏幕上,女生个高肤白,年轻貌美,望着镜头笑的爽朗,像彩云之南初夏的第一缕阳光,明晃晃的,又温暖,又刺眼。
伍嘉城愣了三秒,夸张地大喊:“谷嘉城,你有没有搞错啊!”
他是个话唠,声音也不小,这次的声音却是大的连自己都觉得耳膜发疼,果不其然,谷嘉城被他的声音吓的呆了呆,面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地凑过来看了一眼,说:“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伍嘉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导演组怎么说的来着?!没女友的千万别交女友!有女友的能分就分,舍不得分的也得瞒住了!你倒好,把女友直接设为桌面了啊?!怎么的,想被淘汰啊?”
“这个又……”
“又拍不到?那你也不能松懈啊!”伍嘉城习惯性地打了谷嘉城两下,看他依然一副天塌不惊的模样,撇撇嘴,意兴阑珊地收回手,又把手机丢回了他怀里,“算了,随便你……不过,老谷嫂挺漂亮哈,也是昆明人?”
谷嘉城不是会主动找人倾诉的类型,但被问到的时候又意外的老实,他点点头:“嗯。”
伍嘉城觉得自己有一肚子话可以问。
就跟以前大学室友找到女朋友的时候,他缠着室友,又是要对方请客,又是问他们怎么认识的,交往多久了,谁先告白的……活脱脱一个居委会主任。
可现在,什么也不想问的居委会主任觉得自己该下岗了,他往沙发上一躺,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嘀咕了一声:“顶灯怎么这么刺眼啊。”

有吗?
谷嘉城愣愣地抬头看了一眼,觉得还好。
但他还是替伍嘉城关了灯,一如既往的,沉默而温柔,并不多闻多问。

***

伍嘉城第二次见到谷嘉城女朋友,是在第五期的比赛上。
女孩儿明眸亮眼,比照片上还好看几倍,矜持地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微微地扬着嘴角,与身后尖叫的观众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他们还只是粉丝六位数的小透明而已,但女孩儿已经很有在演唱会上微笑注目恋人英姿的天王嫂的架势了。
伍嘉城只知道谷嘉城得了一张票,送给了一个朋友,但他没想到会是谷嘉城那位本该在云南的女朋友,他们不能离开少年之城,两个人无法私下见面,可谷嘉城的女朋友还是来了,千里迢迢的,从四季如春的昆明飞到了雾霾重重,冷风嗖嗖的北京,和他隔着诸多机器,偌大舞台,像粉丝和偶像一样就见了一面。
他们唱的是《想大声说爱你》,伍嘉城在舞台上耍了个酷,膝滑到第一排前,毫不意外地引起了一阵尖叫,他正好对着那个女生。
他看的更清楚了。
所有人都在为他的靠近尖叫的时候,那个女生没有看他,眼睛越过他,落在他身后的人身上。
而不用回头,伍嘉城也能猜到,谷嘉城现在的眼神大概也投往了这边,呆呆的,不懂得掩饰的,但没关系,没人会知道他是在看自己好不容易见到的女朋友,就连CP粉们大概都会认为他在看自己。
伍嘉城一点儿也不难受,他反而更HIGH了,高声唱着,跳着,流着汗……活脱脱一个舞台的KING。
一曲完毕,回到后台的时候,三个人去卫生间冲脸然后回去补妆,卫生间没有摄像头,韩沐伯笑着说:“今天老谷情绪不错啊。”
谷嘉城一张面瘫脸,语气倒是很高兴:“女朋友来了。”
韩沐伯闻言差点滑倒,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伍嘉城,然后说:“啊……是吗,在哪儿?第一排?”
谷嘉城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韩沐伯笑了笑,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他逃一般地走出了卫生间,只留谷嘉城和伍嘉城在卫生间里。
伍嘉城下台后就没说过话,匆匆抹了把脸后就想往外走,谷嘉城忽然说:“嘉城。”
伍嘉城顿住脚步,但没回头:“啊?”
他觉得自己声音有点抖。
谷嘉城随手用一旁的抽纸想给他擦脸:“别感冒了。”
伍嘉城第一次,拒绝了谷嘉城一视同仁的,与他本人外表不符的细心与温柔。
“哪能那么脆弱啊。”他嬉皮笑脸地回了句,躲开谷嘉城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卫生间。
卫生间外又是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伍嘉城维持着自己的招牌笑容,一整夜也没任何破绽。

***

伍嘉城第三次见到谷嘉城女朋友的时候,已经有点麻木了,不过能听到她声音,还是挺让人觉得新奇的。
一点儿也不矫揉造作,说话速度有点慢,带点软软的口音,是很好听的女声。

眼看就要第七期比赛了,加上元旦,导演组大发慈悲让他们出来休息了一天,伍嘉城和谷嘉城仗着自己没那么红,来了北京一个游乐园,伍嘉城有点失望:“北京的游乐园也还好嘛——机器上也有铁锈。”
谷嘉城点点头表示赞同,但两人还是乐此不疲地玩了一大串项目,过山车、飞行船、激流勇进……
伍嘉城心满意足,头毛都乱糟糟的,却还是HIGH的不行,排旋转秋千的时候,居然还有粉丝认出了他,三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青春靓丽,看见他,不可置信又喜悦地喊他名字。
伍嘉城对她们比了个“嘘”的表情,那三个人连连点头,脸涨的通红,这时候买好冰淇淋的谷嘉城回来了,站回了伍嘉城身边,将冰淇淋递给他。
那三个小姑娘这下差点没昏过去。
伍嘉城知道她们肯定误会了,又觉得这个误会似乎也没什么好解释的,结果其中一个姑娘忽然说:“你,你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啦?!”
伍嘉城和谷嘉城都傻了,另外两个姑娘立刻殴打问问题的那位,一边嘴里说着什么“萌CP不打扰真主是常识你脑残啦!”
谷嘉城想了想,很严肃地说:“你们是城管大队?”
大约没想到问出这种僭越的问题后,还能被偶像好言对待,那三个女生愣了愣,又拼命点头。
仿佛在隐隐期待谷嘉城会给一个什么石破天惊的肯定的回答。
结果谷嘉城说:“我们一直在一起啊,从第二期开始,我们就被分配到一队了,从来没被拆过。”
三个女生明显有点失望,但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说了些加油打气的话,有个女生忍不住说:“小伍,你不是小话唠嘛,怎么不说话呀。”
伍嘉城对她们笑了笑,说:“嗯……谢谢你们啊。”
三个女生不知道伍嘉城在谢她们什么,傻傻地看着两个嘉城上了旋转秋千。

最后伍嘉城和谷嘉城玩的是摩天轮。
这个项目不适合两个男生玩,但伍嘉城嚷嚷着要坐,谷嘉城就一点儿意见也没有,两个人上了摩天轮,谷嘉城靠在椅背上,大咧咧地坐着,一边抱怨着:“沐沐这个怂货,听说要来游乐园就立刻拒绝了……”
谷嘉城说:“他本来要来的。后来听说是我们三个,才忽然说不来的。”
“……哦。”伍嘉城眨了眨眼睛,没有再说话,看向窗外。

天已经黑了,这里可以看到附近的夜景,依次亮起的路灯,川流不息的街道,蚂蚁一般来去匆匆的人群……大千世界,尽收眼底,却又像是什么也看不分明。

到最顶点的时候,伍嘉城的情绪好了一点,逗比一般说:“诶,据说在摩天轮最高点……”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谷嘉城已经举起手机,对着屏幕说:“这里是摩天轮最高点,你看外面的风景。”
伍嘉城愣住,然后就听见一个女生的声音:“好漂亮啊……不过你真的只是跟伍嘉城在一起吗?真的没什么其他漂亮姑娘?”
谷嘉城立刻坐到了伍嘉城身边,把狭小的摩天轮里的空间都拍给了对面的女朋友看:“只有他。”
伍嘉城就这么不期然地在手机视频里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女生,她好像在家里,没化妆,素颜,看起来也很爽朗,看到伍嘉城,她对他摆了摆手:“你好啊伍嘉城,咱们终于有机会说上话了,我看节目很喜欢你啊,你太可爱了,比谷嘉城那个闷葫芦有意思多了。”
“啊……啊,谢谢,你也挺可爱的。”伍嘉城笑着摆了摆手,“那可不,谷嘉城就是个闷葫芦啊。”
“不过你们搭档还真的挺合拍的,我身边朋友还有人是你们CP粉呢,哈哈,我也觉得你们挺萌的。”
女生在视频那边笑的特别开心,一点儿恶意都没有,是完完全全的玩笑和赞赏。
因为这件事本身,确实像个玩笑似的,挺值得笑的。
伍嘉城也笑了,说:“下期好像有网络投票环节,那你记得给我投,别给谷嘉城投啊。”
女生立刻说:“一定!”

谷嘉城又把视频转回自己这边,和女友聊了几句,最后下摩天轮的时候两人关了视频,
伍嘉城说:“你女朋友真的挺好的。”
谷嘉城说:“我也觉得是。”
过了半天,谷嘉城说:“你也可以找到这样的。”

伍嘉城张了张嘴,想问一句哪样的?
最后还是没问。
反正,不会是谷嘉城那样的。

两人走出游乐园,在门口被一堆放天灯的给拦住了,说是元旦放飞天灯,来年的愿望必然实现。
谷嘉城不信这些,但伍嘉城拉着他,两人一人放了一个。
墨蓝色的天幕上,两盏天灯越飞越远,谷嘉城说:“你许的什么愿?”
伍嘉城说:“说出来就不灵啦,走吧走吧。”
谷嘉城说:“没事儿,我什么都没写。”
伍嘉城停下脚步,忽然生起气来,对着他猛打一顿:“你真是浪费啊?!”
谷嘉城最后也没弄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

伍嘉城第四次看到谷嘉城女朋友,是在倒数第二期节目之后,她来接谷嘉城回家。

第二期节目开始之前,谷嘉城要被淘汰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
要不是领导来找伍嘉城,让他劝劝谷嘉城,快点跟公司签约,伍嘉城还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原来他一直是个自由人,而且还被留到了这个时候。
领导苦口婆心地说:“你们这对CP太有人气了,你自己也知道这件事,你们后面几期粉丝的增长几乎是爆炸式的,如果继续下去,前途势不可挡,但他如果坚持不和公司签约,公司也不可能再退让……我们不可能为他人做嫁裳。”
伍嘉城什么也没说,直接去找了谷嘉城,谷嘉城说:“啊,我没说过?”
伍嘉城说:“说个屁!你什么都没说过!”
谷嘉城说:“淘汰就淘汰吧,我不想签那个约,有点像卖身契。”
“淘汰之后呢?你要做什么?”
“去美国读研。”
谷嘉城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之平静,仿佛只是在说一会儿要出个门。

伍嘉城看着他,好半天,说:“是因为我吗?”
谷嘉城说:“对,是因为你。”
那个瞬间,伍嘉城有种天昏地暗的错觉,然而谷嘉城很快接嘴说:“因为你太优秀了,我发现我自己果然不适合娱乐圈。”

原本内敛沉默的谷嘉城越来越擅长冷笑话,而一向捧场的伍嘉城这次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谷嘉城看见他眼里有泪,他像第六期那次一样,抱了抱他。
这个怀抱温暖,但彬彬有礼,是兄弟的,是朋友的,是并肩的战友的。
但绝不会是其他。

伍嘉城没有再挽留他。

谷嘉城毫无悬念地被淘汰了,直播上,众目睽睽下,伍嘉城这个小太阳彻底灭了,湿漉漉地下起雨来。
谷嘉城简简单单地说了告别语,台下不少姑娘却都眼眶湿润了,华少顺应民意地问伍嘉城,有什么话要送给谷嘉城。
伍嘉城擦了眼泪,说:“谷嘉城其实我特别讨厌你。”
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有人在哭,有人在笑,谷嘉城是笑的那一个,他说:“说点好话吧,以后你可就看不见我了。”
伍嘉城说:“你也看不见我了。”
谷嘉城难得机敏地回答:“你以后一定会很红,我打开电视大概就能看到你。”
伍嘉城说不出话了,台下的人哭成一片,大声喊着“佳偶天成”。

不是佳偶,如何天成?

谷嘉城收拾东西离开,一切合约都作废了,他光明正大地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出现,然后彻底告别一切喧嚣,他说,他本来就打算这样——和相恋的女友一起去美国读书,将来找份有意义的工作,平淡但完满地度过一生。
这是他留给众人的最后一段公开的话,被无数人骂成了渣攻。

谷嘉城给伍嘉城发微信,说我是不是真的是渣攻啊。
伍嘉城说,别听她们的,瞎扯呢。

他一点儿也不渣。
在他严肃的,有点呆滞的外表下,有一颗比谁都体贴温柔的心,他被打了也不记得,还夸他从来不打自己,他洗澡被拍也不发火,还傻乎乎地说好,他面对他的唠叨总是一脸面瘫但耐心聆听,他在他笑的时候安静地陪着,在他哭的时候将他抱进怀里,他冷了接他外套,热了给他买冰淇淋,从来没有拒绝过任何一次他的要求。

谷嘉城只是,有自己该有的人生,该追求的梦想,该爱的人。

这三者,很不巧的,都与伍嘉城无关。
仅此而已。

***

伍嘉城第N次看到谷嘉城的女朋友,基本都是在谷嘉城的朋友圈里。
其实谷嘉城发朋友圈的频率实在不高,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他一年发几次,现在也累计了不少照片了。
谷嘉城是个目标明确,一往无前的人,他果然拿到了学位,得到了最好的工作,并娶了那个开朗漂亮的女孩儿,他还给伍嘉城发了请帖,但伍嘉城没去。

也不是其他原因,就是忙。
伍嘉城这些年混的还可以,从偶像转型成演员加歌手,虽然不是标准男主脸,但也小有成绩,转型成功。
剧组拍戏起来日夜颠倒毫无假期可言。
最开始,伍嘉城和谷嘉城还会聊聊微信,但后来生活圈子实在差的太多,慢慢聊的少了,到最后,基本不怎么说话了。
毕竟两个人也都不是特别有空的人,没东西聊,也没必要强行聊天。

最近一次两人聊天,是因为伍嘉城担任一番男主的大电影拿了个男主提名,伍嘉城挺有希望的,谷嘉城给他发来贺电,两人随意地聊了几句,不咸不淡的。
伍嘉城发现他头像是一个非常可爱的BABY,于是开玩笑地说:“你孩子就你头像那么大了?”
谷嘉城说:“还没有,不过明年就能出世了,希望他也这么可爱,所以换了头像。”
伍嘉城摸了摸鼻子,最后回了个“恭喜”。
谷嘉城说:“嗯,我到时候肯定也能对你说恭喜,你一定能拿奖。”
“哪这么好难啊……”伍嘉城闷闷地回。
谷嘉城说:“其实当初放天灯那次,我那时候就知道自己迟早要走,所以其实我写的愿望是,希望你得偿所愿,早日大红大紫,拿个大奖,你大红大紫实现了,就差个奖了。”

伍嘉城没有再回他。

颁奖大典上,伍嘉城还真拿到了影帝,这个不算太惊喜的惊喜让他有点雀跃,上台领奖的时候,主持人笑着说他是歌手出身,当初还差点有个嘉城兄弟的组合。
伍嘉城一时有点晃神,最后听到主持人打趣让他唱首歌。
伍嘉城落落大方,说行吧,那就唱一首有点年头的歌,叫《天灯》。

在最像情侣的那一瞬
和他朝着晚空放天灯
两颗心许过甚麽愿望
我想问始终都不敢问

……

暗恋的明灯 一路上如烟火随身
宁愿那想像的情人 永远 保温
美梦别成真 让我梦到忘记疑问
寂寞就想想 那盏天灯 那指纹
怀念没有吻过的嘴唇
想像没有说过的永恒

到满脸皱纹 那场回忆比相恋逼真
曾经有一个人 燃烧过 一夜的青春

暗恋的明灯 一路上如烟火随身
宁愿那想像的情人 永远 保温
美梦别成真 让我梦醒不留疤痕
我的天空里 有他眼神 他体温

一曲终了,观众区居然有人在哭。

伍嘉城却笑了,他把奖杯高高举过头顶,就像多年前,把吉他举过头顶。
“唱这个歌,是因为要感谢一个不具名的朋友,有次跨年,我和他一起放了天灯,前两天我才知道,他写的愿望是希望我有朝一日拿个大奖……虽然这么说挺封建迷信的。”
底下众人哄笑。
伍嘉城继续笑着说:“其实我那时候写的愿望是——不管我旁边这个人写的愿望是什么,我都希望他的愿望能实现。”

笑声稀稀落落的,停了。
伍嘉城说:“我非常感谢这位朋友,嗯,诸位记者们,我看到你们眼底闪着邪恶的光了,但不好意思,我们真的只是朋友,这是一段我一辈子没可能再遇见的非常珍贵的感情,也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值得大书特书的故事,但是,我永远感谢那一年,那一天,我和他在北京遇见,平平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评论 ( 3 )
热度 ( 1621 )

© 海上生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