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没有写过东西了,随便写写小短篇,渣文笔轻喷。下面正文。

这两天温度突降,北京纷纷扬扬下了一场大雪。老谷从宿舍里出来,就看见那个小小的影子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屋外的树下,微微的抬着头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谷朝着小伍走过去,这两天狂乱的北风吹散了天空中的霾,暗蓝色的夜空一片透明,居然有了几颗稀疏的星,路灯的光透过树上安静的叶子和簌簌的积雪投射下来。老谷走到小伍身边,揽过身边人的肩,小伍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把头靠在了老谷的肩上。
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一阵了,没有跟兄弟们公开明说,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就像两个原本的直男心里有多清楚这种感情未来的模糊不清,世俗羁绊。但是人总贪恋此刻的温暖,总是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一刻总是愿意在一起的。两个人静静的靠了一会儿,小话唠难得的一言不发,老谷揉了揉他的头发,喊了一声:“嘉成。”小伍仍旧没有看向他,只是懒懒的“嗯~~~”了一声。
“在想什么?”
“也没想什么,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里倒没有什么难过的调调,小伍微微笑了一下,心想最近没有录制,训练时间也没那么紧,更不用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了,倒是让自己有了时间想东想西。
老谷换了个姿势,将人抱在怀里,小伍静静的圈着老谷的腰,这个怀抱多暖和多让人留恋啊,让自己明知前面有那么多的困难障碍也选择不放开这个怀抱。
“老谷,你说,我们比完赛以后会怎么样?就算出道了,出道以后会怎么样?我们组合会怎么样,我们…我们两个,会怎么样?”
“老谷,你看,今晚的星星多漂亮,它之前总是不出来,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了,但是明天,明天霾一出来,它就又不见了。”
“老谷,我一直就知道,我一定是要站在舞台上的,现在我如愿以偿的走到最后了,而且你…你也跟我在一起,我本来有一点点小满足,可是我这两天总是忍不住在想以后,我想不清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事业是什么样子,感情是什么样子,我就有点,有点小小的害怕…”
小伍一向爱哭却又很坚强,难得将心里的脆弱示人。老谷紧了紧怀里的人,也感到怀里的人也更紧的抱住了自己。
“嘉成,就算云遮住了星星,但是它永远在那里,它不会丢,也不会散,它一直都在发光,总有一天云散了,你就又看见它了。而且你是那星星,我就是这风,把那些云通通吹散,永远也不会挡住你我。我会永远陪着你,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发光的。”说着还鼓起腮帮子,做出呼呼吹气的样子。
小伍不好意思的笑了,这老谷,平时不说话,一说话就是这样。他抬起手,在老谷脸上轻轻的拧了一把。其实他本来也没有多难过,只是一下子思绪发散了而已,忍不住跟老谷多絮叨了两句。开玩笑,我可是正能量小网址好吗。
老谷看见小伍又恢复了往日甜蜜可爱的小猫模样,也忍不住笑了,小伍跺了跺脚,忍不住撒娇说:“站这么久好冷哟~脚都冻硬了~”
话音未落,天旋地转,老谷一把把小伍公主抱起来,就像头一天晚上节目里做的那样,小伍揽住老谷的脖子,说:“干嘛啦你~”老谷笑了一下,忽然说:“同学你好,你也是来训练的么,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伍愣了一下,忽然明白老谷在说什么,这是两个人夏天在训练营第一次见面时,自己跟他打招呼说的话,当时只是Wifi正常功能的问好而已,谁能想到自己和当时面前那个小面瘫后来的故事呢。小伍清了清嗓子,努力模仿老谷的语气“伍嘉成。”“哇,我们同名诶,好有缘哦!我是嘉奖的嘉,诚实的诚,你是哪两个字啊?”“成功的成。”小伍努力的做出冷漠脸,却被老谷对自己语气不伦不类的模仿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快放我下来,抱这么久好累的,被人看到了也不好呀!”
“不放。”老谷抱着小伍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小伍笑眯眯的,凑过去在老谷脸上亲了一下,凉凉的,又热热的。
管他未来如何,只要此刻有你就好。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海上生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