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书(飞行员谷X医生伍)最终章

又有一篇看哭了😭

庄诗旸:

19(跟着我一起念《最终章》)


三年后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已经是今天的第四轮轰炸了,空袭警报徒劳地响着,迫击炮弹在几米之外炸开,掀起的沙尘铺天盖地的洒向零星的白色医疗帐篷。


只有帐篷里是勉强安全的。


叙利亚内战双方都默认MSF(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帐篷是不能炸的,医生们不管哪一方,只要受伤都会实施救援。战争分子再疯狂,也知道保自己的命。


MSF的救助基地并不在第一线,但是每天都会有小分队去一线实施救援或者抬病人回来,伍嘉成去过很多次。


没有真正到过现场的人是很难想象那种场景的,生灵涂炭,人间地狱,也就是如此了。


散落遍地的残缺肢体,死不瞑目的年轻人,沙哑的声音唱着断断续续的国歌。


这里连分食尸体的秃鹫都没有,这些生命也害怕死亡。


 


有一次他们在前线就地抢救的时候遇上轰炸,他的助手正在给他拉着拉钩,突然猛地一晃,拉钩抖了一下。


伍嘉成抬头,一眼看见对方胸前一个硬币大小的血洞。


他的大脑迅速反应,口径一厘米左右,像是巴雷特M82A1贯穿右心室。


在大马士革的前线,这就是死神的邀请函。


他立刻就要上手为他止血,年轻的澳大利亚小伙Eric哑着嗓子低吼“NO! NO! NO!Focus on your patient! I’m a doctor!”双手稳稳的拉着拉钩,不断催促他。


伍嘉成知道,Eric要坚持不住了。


他控制不住的一直流眼泪,手下动作不停,结扎动脉取出弹片连续锁边缝合,这边一结束就跪爬到另一边要去给Eric止血,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他,对方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Eric! Eric!”伍嘉成大声呼唤,立刻要开胸做心脏按摩,小组的另一个姑娘弯着腰跑过来。


“We gonna go! Please! We gonna go! ”小姑娘哭得满脸是泪,拼命地拉着他,一排重机枪扫过,伍嘉成立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


他一早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可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


他们最终还是走了,把又一个年轻的生命留在了大马士革漫天的烟尘里。


战争让人变得坚强,和孤独。


 


最近和谈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放缓了一些。他们开始有时间整理物资和稍事休息。


伍嘉成躺在帐篷附近一块大石头的阴影里,胳膊挡住眼睛,第无数次的回想起三年前离开的那天。


他仍然清楚地记得对方读信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自己控制不住的颤抖,和最后一眼对方茫然又悲伤的表情。


只有他自己知道,钝刀割下去有多痛。他有多想答应,他有多想跟他说,我没有不喜欢你啊,你不要难过。


我只是,实在不敢就这样交出一颗真心。一旦投入就是百分之百,露七分藏三分什么的,我永远也学不会。


 


伍嘉成倒是一直和郭子凡保持联系,郭小爷刚从克利夫兰培训回来,是军总外科年轻一辈自然基金最多的一个,正在跟一个培训时候认识的美国姑娘异地恋中;他甚至偶尔也跟韩沐伯联系,知道他和谷嘉诚现在都顺利升到了副机长,快的话大概再有两年就差不多升机长,对于他们这年纪来说,是相当不可思议的速度了。韩沐伯的现任女友是跟他飞一条线的空姐,两个人处的非常好,说是他什么时候回来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伍嘉成笑,“那我要不回去还耽误你抱得美人归了呢,”韩沐伯也笑,“可不是么。”


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横在他们中间,有一个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人。


“他怎么样?”


“就那样,还是自己过,把你的照片都洗出来贴得满家都是,每天擦一遍相框,离开时间长就用布蒙起来。终于学会了做饭,虽然没几道拿手的,起码饿不死。每周给你写一封邮件,虽然从来没收到过回复。”


有人在叫伍嘉成。他挂了电话,走回帐篷。


“怎么了?”叫他的是比他还早一年到叙利亚的香港护士孙琦。


“哦哦,刚才有个子弹卡在椎动脉旁边的患者,Bergman接过去了,”孙琦一边清点药品一边对他笑笑,然后又有点好奇地问他,“刚才干嘛呢,笑得这么开心?”


伍嘉成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脸,“很开心吗?”


孙琦哈哈大笑,“是呀是呀真的很开心,是你到这儿之后最开心的一次了。”


伍嘉成低下头,帮她计算酒精的剩余量,“唔,马上就能回家了,挺开心的。”


孙琦点点头,“啊对,你就一年半来的,那提前祝你一路顺风啦!”


“谢谢。”伍嘉成把记数字的本子还给她,转身出了帐篷。


 


在外流浪太久了,是该回家了。


 


日本 羽田机场


谷嘉诚和韩沐伯最近半年都在飞日本韩国俄罗斯。


他们是下午两点四十和三点十五先后到达的羽田机场,准备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再返程。


取餐的时候遇到同机组的空乘组组长,对方热情地打招呼,“沐伯,嘉诚。”


谷嘉诚非常短暂地提了一口气,又微不可查地呼了出来,冲对方点点头,“王姐。”


韩沐伯觉得自己也是魔怔了,每次都强迫症似的注意这些小的不能再小的细节,然后默默地在心里记一笔,某年某月某日,谷嘉诚依然没有忘记伍嘉成。


 


谷嘉诚有点回忆不起这几年的生活,每天都差不多,很多时候都在世界各地的飞,每到一个地方就习惯性的买一些纪念品,感觉上伍嘉成会喜欢的那种。


家里贴了很多照片,是各种时候的伍嘉成。


笑着的,面无表情的,生气的,难过的,睡着的,工作时候的。


有的照片是曝光过度的晄白,有的是对比强烈的黑白,有的调色艳丽,有的做旧复古。


他的心里有个巨大的空洞,大到把这一千零九十五天一股脑的扔进去也连个响儿都听不见。


刺留在心里拔不出来,每一次跳动都是揪心的痛。


 


这些年他数着日子过,一遍遍地回想过去的好时光,他一次次认定小伍是喜欢他的,再一次次被永远沉默的收件箱冷冷驳回。


有人说一个人的时候,孤独不算太孤独,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孤独才最孤独。


思念一个遥不可及的、不知去向的人,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煎熬。


 


谷嘉诚觉得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没能吃到伍嘉成亲手为他做的生日蛋糕。


第一年生日他还没有对方的电话,第二年生日他已经去了远方。


他有想过去找他,郭子凡一定知道他在哪里。但是他不想被他瞧不起。


你做你想要做的事,我也要做好我的。如果有一天你能回来,如果你回来了还愿意来见见我,我希望我在你眼里是最好的样子。


充满希望的,永不放弃的。


 


谷嘉诚有时候会觉得,哪怕就这样一个人过完这一辈子,也不是不能忍受。有人可想,日子就不算太难过。


他在每一封写给对方的邮件里都写了同样的一句话,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我什么时候在。


他想着,万一他能看到,多多少少给他一些力量。


他第一次做副机长飞俄罗斯的时候,他们的飞机高空撞鸟,发动机损坏,需要迫降。


机身晃动非常厉害,乘客们惊恐地大喊大叫,空乘艰难的维持秩序,机长一次次安抚都无济于事。


他当时也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打开对讲机开始讲故事。


他想起带小伍上教练机那次的事,说话的语气非常温柔。


“各位乘客大家好,我是本架客机的副机长谷嘉诚,请大家稍安勿躁,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也是运气好,气流稍稍平缓了一些,他们开始稳定的下降,谷嘉诚的声音在机舱里回荡。


他从相遇开始,讲到告别,也才花了几十分钟而已。


成功迫降之后,他收到了几十张各国语言的纸条,无一例外都在为他加油,鼓励他勇敢追求所爱。有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满篇的阿拉伯语,整整齐齐看着活像一包干脆面。


他真的很热爱这份工作。


如果有机会,他想,如果他还愿意给我机会。


 


伍嘉成是在下午四点半到达的B市机场。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语言,熟悉的脸。


“这里!”郭子凡举着一个巨大的接站牌,站在栏杆上朝他挥手。


要命,伍嘉成笑了笑,三年了,也没能变得稳重点。


心里吐着槽,伍嘉成快步向郭子凡走过去,郭子凡把牌子一扔,上来就抱住了他,大力拍打着他的后背。


伍嘉成回抱住他,感觉鼻子有点酸。


终于是回来了。


 


谷嘉诚这次和韩沐伯一班飞机从法兰克福回B市,飞机晚点了两个多小时,到B市机场的时候是四点半左右,两个人决定直接去吃晚饭。


今天国际出入口好像格外拥挤,满满当当的人和行李。谷嘉诚和韩沐伯穿着三道杠的副机长制服,面无表情地拖着箱子往前走,一个赛一个的有型,已经有小姑娘迫不及待的往前挤了。


“现在这些姑娘也太肤浅了,不就是穿个制服么,至不至于的。”


韩沐伯一愣,这声音听着挺耳熟啊,怎么这么像郭子凡那个小屁孩呢。


谷嘉诚更是一早听出了郭子凡的声音,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韩沐伯紧跟着转头。


 


郭子凡说着说着话愣住了,伍嘉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杂志封面一样的两个人。


啊,原来是故人。


 


谷嘉诚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想飞奔过去确认这一刻是不是真的,却又根本挪不动脚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伍嘉成一边向前走,一边不自觉的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谷嘉诚的场景,当时他也是这样面无表情,看起来又酷又拽。


伍嘉成突然觉得这样走太慢了,小跑了起来,几步到了谷嘉诚面前。


 


“嗨这位帅哥,”他笑的十分开心,阳光在他的眼睛里跳动,一闪一闪地,晃在谷嘉诚心头,“你好帅啊,你叫什么名字?交个朋友吧~”


谷嘉诚眯了眯眼睛,声音有细微的颤抖,“朋友不缺,只缺一个男朋友。”


对面的人非常可爱地假装为难了一下,皱皱眉又忍不住似的赶紧松开,“哎呀,那也勉强可以吧。”


他还在笑着,眼神温柔,笑容坚定。


谷嘉诚看着他,也慢慢地、慢慢地笑出来。


 


手机突然响起叮咚的提示音,他暗骂了一句,非常尴尬的掏出来一看。


——来自JCWU0718@163.com的邮件。


他戳屏幕,戳了几次才戳中点开。


 


他等待这一刻已经三年了。


——“我任何时候都需要你。”


——“我任何时候都需要你。”


-------------------------------------END---------------------------------


后记:完结撒花~最后一句重复两遍的意思是,邮件里写的和现实里小伍说的重合在一起这样。


《自白书》就完结在这里啦,可能会有番外,也可能不会有。因为非常爱这些少年所以决定动笔,完结了其实还挺舍不得的哈哈,但是lo主一篇论文的DDL就是明天而我只做完了数据分析其他的还根本没有动……实在是拖不得了,念书不容易啊。


谢谢有这~~么多小伙伴喜欢这个故事,lo主知道这篇文其实有很多问题,比如过度装【哔】……真的真的谢谢大家的包容和支持,谢谢大家提出的所有建议和比的所有的心23333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收获很多很多的爱,并且,变得更加坚强。


愿我们再次遇到爱,依旧温柔而坦白。


以上。



评论
热度 ( 337 )

© 海上生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