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完结】你在树荫里(现实向,虐)

😭😭😭内心明明拒绝虐文却又次次被虐文打动的我😭

庄诗旸:

(花滑下周末差不多能更……)


报社组写了甜饼,甜组就只好写虐饼了~


真·报社之作。观看之前请反复默念“我不跟失恋的人计较”。


谢谢大家。【鞠躬】


 


【短篇完结】你在树荫里(现实向,虐)


伍嘉成常常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


上节目的时候主持人问他,你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他照着台本背的流利,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他。


 


伍嘉成是一个目标导向的人,目标确定之后,不论过程多么曲折艰难,他都可以接受。他很早就下定决心要出道,所以他努力训练,从不抱怨也不偷懒。他陪队友练歌到很晚,改词到很晚,带着队员开会讨论到很晚。他知道这都是他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应该不应该,做就是了。


 


在他的三个队友里,郭子凡和赵磊也是坚定的出道主义者,他们的眼睛里是如出一辙的渴望。


然而谷嘉诚不一样。


 


伍嘉成和谷嘉诚从训练营的时候起就是搭档了,但是直到第二期比赛之前都是不咸不淡,见到点个头的关系。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两个人都十分清楚,对方和自己恐怕也就只有名字相似罢了。


只是缘分这个东西,人们一向很难说得清楚。


 


得知和谷嘉诚分到一组的时候,伍嘉成心底有些抗拒。他几乎可以肯定,谷嘉诚即便不是玩票,也绝不可能是像他一样真心为了出道才来的。


谷嘉诚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这种渴望。


伍嘉成后来回看第一期的节目,懊恼的发现,自己不虞又犹豫的表情,真的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说白了,他担心他会因为谷嘉诚的原因被过早淘汰——每个人都很拼,神采奕奕、斗志高昂,你仅仅是拼的少一点都会被远远甩下。


 


他们自己私底下练习那段探戈的时候是在空旷的练习室,周围是好多机器和好多工作人员,根本毫无气氛可言。伍嘉成没有任何“心砰砰直跳”或者“肌肤相触的地方一阵电流经过”之类的感觉,他只觉得尴尬,全凭职业素养勉力维持表面的镇定。


两个人都是音乐一结束就立刻分开,仿佛再多一秒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搁。


伍嘉成有点绝望,他非常怀疑以他们目前尚且毫无迹象的化学反应和始终南辕北辙的比赛理念,连排进前五都很困难。


他看见过彭楚粤彩排结束之后打散了头发靠在白澍肩膀上,白澍额头抵在彭楚粤锁骨,轻轻拍着彭楚粤的后背。


 


他问自己,你想要这样么。


伍嘉成在心里笑了笑,不管想不想要,他们都不会这样的。


 


第二期节目录制当天,伍嘉成能感觉到谷嘉诚有些不同。


谷嘉诚很亢奋,虽然还是不说话,但会在别人表演的时候一次次地回头看他。


伍嘉成看着谷嘉诚的眼睛仔细辨认,最终确定,谷嘉诚只是相信他们会赢,而不是自己真的想赢。


 


可是表演者和舞台是会相互影响的。


表演者和表演者也是会相互影响的。


 


夜晚的酒吧,灯红酒绿,光怪陆离。


舞台的灯光颓废,台下喊叫声暧昧,伍嘉成手肘拄在桌子上偏头看过来的时候,谷嘉诚恍惚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他觉得伍嘉成的眼睛一定是有魔力,看一眼就要沉沦。


由不得你。


 


也许是气氛太好,也许是他们定力太差,总之,他们入戏了。


伍嘉成向后倒下去的时候,左手用了点力气攀住谷嘉诚的上臂。


像溺水的人抓住稻草,像飞禽走兽撞击牢笼,像人之将死两颊泛起的红晕,像烛火将熄灯芯挣扎拽住火光的颤抖。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在旁人看来,他们之间的默契好的无法言喻。都不需要什么肢体接触眼神交流,只要同框出现,就自带隔绝他人的气场。


其实不是的。


伍嘉成依赖谷嘉诚。郭子凡和赵磊还小,而韩沐伯和他毕竟不是元队友。


但是谷嘉诚呢,他说不好。


 


第十期韩沐伯淘汰那个晚上,伍嘉成半夜突然毫无预兆地上吐下泻,来回几趟之后,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走回房间。他顺着洗手台滑下来坐到地上,仰着头大口喘气。


有人推门进来,他懒得睁眼,也没出声。


“你怎么了,嘉成。”来人摸了摸他的头顶,分开他的刘海,手掌贴住他的前额。


是几个小时之前还在拥抱他的那只手。


 


伍嘉成拉开谷嘉诚的手,拒绝了谷嘉诚搀扶的动作,自己撑着洗手台站起来。


他朝谷嘉诚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笑得很惨,虚弱又苍白,但是他也想不出除了笑还能做些什么。笑笑总归是没错的。


 


我怎么样,他想。


我好得很。


 


谷嘉诚很早就看清了自己。一方面,他是只要自己想做就可以完全不顾别人眼光的勇敢,另一方面,他是重情重义什么都割舍不下的软弱。


情一字之于他,是在劫难逃的无法抗拒。


他对伍嘉成好么?当然是好的。但是这好跟他给与其他人的有什么不同么?


也许,是有的罢。


 


伍嘉成给自己加码加的太多了,他看着都觉得辛苦。每个人离开都要真心实意地痛彻心扉一场,每一次输赢都要反复计算后拼死再搏一趟。谷嘉诚想告诉伍嘉成他不用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他已经非常优秀了。


可是他说不出口。


有梦想的人,至少应该被尊重。


 


有一次伍嘉成代班sll访谈,他和陈泽希在楼上吃饭,听到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谁。


后来陈泽希无意中提起,那天伍嘉成人还没进门,你谷嘉诚就笑得像是中了六合彩。


谷嘉诚敷衍地笑笑,接了句,是么?我都不记得了。


陈泽希对着镜子挤痘痘,不屑的切了一声。


你当然不记得,聊着聊着NBA,您老突然来一句,你快把那块榴莲扔了要么赶紧吃了行不行,哎,我当时都懵了,这话题怎么转的这么快?后来我才知道,是人家伍嘉成闻不了榴莲味儿。你真是,说好的锋利直男三人组呢!


谷嘉诚戴着耳机,冲陈泽希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滚,别影响别人练歌。


陈泽希溜达着走了,谷嘉紧绷的肌肉缓缓放松下来,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想起女友从前说过的,这个世界上,贫穷、咳嗽和爱,都是无法隐藏。


 


嘉成兄弟从未疏远彼此,但是两个人都知道,他们不一样了。


还是会勾肩搭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还是会互相关心,抚过你头顶的手和抵在肩膀上的下颌。


你在我手臂上弹琴,我在你靠过来时交换重心。


 


他们轰轰烈烈的火了五年,合约到期了。


成员们一个一个进去,再一个一个出来。


他们说好一起签去当年掌门人的工作室,还是春春伊嘉凡沐磊。


只不过不是春春伊嘉嘉嘉凡沐磊,而是春春伊嘉嘉凡沐磊。


谷嘉诚,要退出了。


 


昨天晚上,伍嘉成睡的朦朦胧胧,隐隐约约知道有人来给他盖过被子。


那个人的气息曾近距离他很近,很近。


 


谷嘉诚走的时候没有跟谁说过,只是把礼物留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郭子凡和赵磊无声地抹眼泪,伍嘉成反而没有哭。


谷嘉诚到底是没舍得,还是来跟他告别了。


他觉得很满足。


 


很快他就收到了谷嘉诚从美国发来的消息,还有他和女朋友的合照。


女孩很漂亮,身材好气质也好,配谷嘉诚是顶顶合适的。


 


伍嘉成一直知道谷嘉诚有一个圈外女友,两个人爱情长跑多年,感情稳定而和睦。其实谷嘉诚就是教养太好,才会对他也这么好,这么的这么的,让所人都误会的好。有时候他恨自己太清醒,总不能醉过去,所以既无法尽情享受,也难以肆意挥霍。


好在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走出来的,他虽然长情,可是不傻。


 


谷嘉诚从大一开始就跟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了。不是多么缠绵悱恻你侬我侬的桥段,就是简简单单的,也很快乐。女孩子是活泼,可也矜持,大庭广众之下是不能太亲密的。


所以直到他在舞台上和另一个人跳起一支挑逗的探戈,才明白青天白日下众目睽睽的亲昵,是怎样强效的催情利器。


更何况他曾经紧紧抱着的这个人,有一双比爱情还要甜蜜的眼睛。


 


他离开得很匆忙,也很狼狈。


他等得起,女孩子也等不起的。


恋爱就像洗温泉,两者泡得太久,都有危险。


 


谷嘉诚记得,有一次伍嘉成给他看粉丝做的表情包,把他的门牙给p掉了,加上他戴着的毛线帽,越发像个老头子。


伍嘉成笑的露出两颗虎牙,他说老谷老谷,你看这张,你笑起来好像钢琴啊。


谷嘉诚就觉得,伍嘉成应该是很喜欢他的。


 


而伍嘉成印象里最深刻的,是有一天他们俩下楼去取快递,他着急,跑过去迎接快递小哥,往回走的时候好不容易把快递拆开,是等了好久的碧昂斯的专辑。


他兴奋地抬头去找谷嘉诚,专辑在手里挥舞着。


 


谷嘉诚站在巷子中央的榕树下面抬头向上看,突然有所感应似的转过头看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扬起一边嘴角的样子,像是在等待什么人从长长的红毯另一端走来。


 


“你来了,嘉成。”


  


葱郁细密的树荫层层叠叠地将他笼罩,像一个久远模糊的爱情故事,只是讲故事的那个人却把结尾忘在了来时的路上,再想捡起已无处可寻。


于是男孩只能永远站在树荫里,等一个想走却走不过来的人。


  


幕布合上,演员退场。


这是伍嘉成的第620次谢幕。


第一排穿蓝色外套的帅哥,第一次没有出现。


从此以后,也再没有出现过。


 


END



评论
热度 ( 201 )
  1. 酱仙庄诗旸 转载了此文字

© 海上生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