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颠倒【12 完】

😭😭😭

雪球:

故事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做梦的权利,感谢一直愿意追文,鼓励我的你们。不知道你们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快乐呢?每一个留言和喜欢都让我感觉非常非常的快乐,谢谢你们啦。


过几天我会抽空修一下全文的BUG,发个完整版出来方便你们收文。


这篇文我写的非常开心,那我们就暂时先到这里,番外可能以后会有哦,我有想写的脑洞就会发出来啦。




——




——0


 


谷嘉诚做了个梦。


 


他不常做梦,今天是难得决赛前准备时间充裕,老师和节目组要开会敲定节目单,破天荒恩赐了他们两天的假。但是依旧不许出门,不许逛街,没有电脑游戏机,连打发时间的书都买不到。几个人照早的可怜的生物钟迷迷糊糊在太阳爬山的点醒了一小会,又默契的翻身继续睡决定打发掉这半天难得又奢侈的空闲。


 


回笼觉总是睡得不太踏实的,朦胧又轻,像躺在一只小窄船上,有树叶蒙着眼睛,也有点光渗进来,灵魂和身体一起随着水波晃荡,很舒服,又即刻会醒。


 


谷嘉诚感觉眼前有光在晃,慢慢的那光晕开了,变成雪亮的追光灯,伍嘉成的背影在他面前走,他没回头,但是谷嘉诚非常清楚那就是他。谷嘉诚紧紧的跟着他,看到周围有很多话筒,很多镜头,很多他没见过却拼命往伍嘉成身边凑的脸,他们在张嘴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但是谷嘉诚一点也听不见。他紧紧盯着伍嘉成的背影,想追上他,想帮他挡开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却发现自己无法参与,他像是一个镜头,或者鬼魂似的,没有人能看见他,他也碰不到任何人。伍嘉成走的很慢,低着头,踩着那条光束,脚步轻的像怕把光踩碎了,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卫衣,什么话也不说,看起来特别疲惫,任由那些人挤到他身边,把话筒戳到他脸上,他孤零零的,谷嘉诚猜他其实是有点害怕了。


 


谷嘉诚着急起来,他受不了看着伍嘉成一个人被扔到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看着他孤独的抵抗着其他人,身上那种无所畏惧永远生机勃勃的光芒正在一点点消散。他不停的伸手去抓伍嘉成垂在身侧的手,只握到虚空。他眼睁睁的看着伍嘉成笔直的往前走,走进一扇窄门,那门把所有的光都隔住了,他紧贴着伍嘉成的脚步走进去,发现那是一间很暗的卧室,夜色把每个角落都涂抹的晦暗,唯一的光亮是一寸落在伍嘉成身上的月光,伍嘉成坐在床边,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好像整个房间里充满的全都是他摆脱不掉的,巨大的影子。谷嘉诚连呼吸都屏住了,有一种什么东西像刀锋一样的,在他的皮肤上轻擦,他所有的感官只剩下一种极细极尖利的痛感。他徒劳的站在那里看着伍嘉成,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说不出。就在这个时候伍嘉成像是感觉到了他,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方向。


 


那是23岁的伍嘉成,是谷嘉诚非常熟悉的那张脸,他愣愣的看着谷嘉诚,眨了一下眼,一颗滚圆的眼泪落下来。他哭的时候总是眼泪先安静无声的掉,好像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有多难受,还在努力的说话或者装作无事的抿嘴,眼泪已经决定不计后果的出卖他,先把他柔软的地方赤裸裸的呈现出来。谷嘉诚在他的脸上看见一种巨大的惶惑和不安,就像是一个被遗弃在孤岛的人用眼睛在跟他求救,求谷嘉诚拉住他,别放手,把他拽回来。


 


谷嘉诚更着急了,急的心肺滚烫,但是他一点也动不了,他想跑过去,他想死死拉住伍嘉成的手,管这是什么地方他们一起逃,他不能把伍嘉成一个人留下来。


 


他一急,脑子就清醒过来。梦却褪的慢,恋恋不舍似的,过了一会才放过他。所以他盯着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浮尘眨眨眼睛,那股子惊慌无措的感觉才从头脑里散开。他坐起来,看见伍嘉成就是那样坐在自己床边,卧室的门只开了一半,天光亮的慢,他整个人也坐在暗色里,听见谷嘉诚的动静,侧过头看着他。


 


同样是那张23岁的脸,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非常安定,安定又沉稳,仿佛他已经读完了所有的悲喜剧,什么都吓不倒他,他对一切都有预感的那种自信。


 


谷嘉诚这下醒的很明白,他不必为这双眼睛担心。面前的这个人,只是暂居在一样的身体里,却不属于他的伍嘉成。


 


 


“我哪也不想去啊,就这么呆着挺好的呀。”伍嘉成把自己的上半身趴在桌上懒洋洋的宣称。


 


郭子凡和赵磊撺掇队长一起往外溜的计划失败,心有不甘,赵磊坐在长桌边往伍嘉成身上一靠,郭子凡往赵磊身上一摊,就开始双重奏:“无聊啊啊无聊啊……”


 


郭子凡撺掇不动这个去使唤那个:“老谷,我们去看个电影吧?”


 


谷嘉诚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个念头直接就给伍嘉成堵回去了:“不行,要听话。要守规矩知道吗?公司说了放假不许私自出去吧?做不做偶像啦?”


 


伍嘉成一向是和小朋友打成一片带着他们疯的那个,对什么都有好奇心,除了原则性问题,立规矩的时候少。现在简直校长上身,循循善诱,小朋友眨巴眨巴眼睛,不敢不听。


 


“真无聊你俩就去教室那边转一圈,晒晒太阳,当散步。”谷嘉诚给他们俩出主意。


 


“不行,那边有一堆粉丝在等着呢,好多人。”赵磊立刻否决。


 


伍嘉成一只手撑着脑袋笑的不行:“就十几个吧,还叫好多人啊?磊哥你以后红了,被粉丝围着堵着怎么办呀?”


 


“那会有多少人啊?”赵磊想象不到。


 


伍嘉成回忆了一下:“几……百个吧?能堵住大半个机场那种,还要跟着喊,”他捏着嗓子学女声,“啊赵磊我爱你赵磊你最帅!”


 


赵磊闻言愣了下,随即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自己脑子里误入盘丝洞的画面甩出去。


 


“其实放假也无聊,不放假又很累。”郭子凡惆怅的不得了,“有时候我恨不得一觉睡醒就已经穿越到比赛结束了,再也不要上课了,我要回家睡足一个月。有时候我又想让决赛拖得再晚一点,我们在这住着,一直不走,好矛盾啊。”


 


“穿越到比赛结束有什么好玩的,要是我啊……”伍嘉成慢慢的说,“我就想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到十年后去了。”


 


谷嘉诚坐在对面,抬起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伍嘉成也在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在空气里不动声色的相撞,又避开。


 


“十年后啊……”郭子凡喃喃自语的想了想,这个时间跨度太长了,比他一半的人生还长,他的想象力触及不到这么远的疆域。


 


“如果能穿越,你想问问十年后的你自己什么呀?”伍嘉成饶有兴致,正经的像一个脑洞大开的记者。


 


“问他……”郭子凡歪歪脑袋,“28岁了还帅不帅?跳舞还跳的动吗?有没有当上电影主演哈哈哈。”


 


伍嘉成非常认真的点点头:“我想他应该很帅,演过几部电影,导演都很喜欢他,说不定以后有影帝拿。”


 


郭子凡大笑,被伍嘉成逗得很开心,赵磊也跟着他笑:“那我要问,十年后的赵磊有没有好好念书好好考试好好练歌早睡早起呢?”


 


伍嘉成又点头:“我猜啊,他高考就考的很好,然后又读了研,反正是非常争气啦,想做的事一定都做得好。”


 


赵磊笑着拍桌子:“小伍哥你说话一定要灵啊。”


 


“相信我啦我不骗你们的啊。”伍嘉成说这话的语气莫名其妙的有说服力,像每次他在后台给他们打气,说这次我们一定能赢的语气。赵磊和郭子凡慢慢坐直身体,看着他,似乎真的信了。就像他们早就记不清那些比赛结果,但是在伍嘉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就相信自己已经赢了一样。


 


“谷毛毛?”谷嘉诚被点名提问,才回神。


 


“什么?”


 


“你没什么想问的?等我穿越了可以帮你带个话哦。”伍嘉成半真半假的笑着看他。


 


谷嘉诚愣了一会:“没有。”


 


“唉——”对面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拖长调发出玩游戏时嫌别人扫兴的嘘声。


 


“真的没有。”谷嘉诚为自己解释,“我感觉,十年以后他应该过得挺好的,最想要的都有了,没什么想问的。”


 


伍嘉成不说话,保持着那个懒懒的姿势,眼睛一眨,盯着谷嘉诚笑。在那一瞬间谷嘉诚有种感觉,他没说出口的话,他藏着的心思,早就被面前的伍嘉成一览无余的看明白了,自己就像是一封被伍嘉成看过千百遍的情书,每个字他都烂熟于心,他全都清楚。


 


伍嘉成伸手去拿桌子上摆着的立得拍:“来拍张合照!”


 


他们特别配合伍嘉成的爱好,闲着没事就拍照。所以就算穿着旧外套没化妆头发还带着枕头压平的形状四个人照样嘻嘻哈哈挤成一团,你戳我脸我搭你肩膀等相机咔擦一声响。


 


 


后来他们真的乖乖听话一整天哪也没去,奢侈的叫了份贵外卖,晚上挤坐在一起看电视。谷嘉诚觉得全世界仿佛只有这间屋子存在一种打不破的宁静,他们好像已经忘记了比赛,像马拉松比赛快到最后突然站住了这么一天,他们什么也不用担心,不用思考,闲闲无事,就像是一个宿舍的大学生在最平常的休息天里,互相调侃,荒度时光,却有一种暖洋洋的愉快。


 


他们一直聊到很晚才睡,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聊,从小时候打的游戏机到彼此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各自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话在夜空里飘来飘去,慢慢的发困,说话的声音小了。过了会郭子凡和赵磊都睡着了,卧室里一点声息没有,谷嘉诚迷迷糊糊的翻了身,听见很小动静的窸窣声。


 


卧室的门开了很窄的角度,客厅的灯光泄露一束进来。谷嘉诚睁开眼,看见伍嘉成踩着那道光脚步很轻的往外走,他的影子虚虚晃晃的拖在地上。


 


他踩着光一个人往外走。


 


“你要去哪?”伍嘉成轻手轻脚推开大门的时候被吓了一跳,生怕被逮个正着,吓得眼都睁得圆圆的回头去看,看见谷嘉诚揉着眼睛站在他身后,声音也哑哑的,没醒似的。


 


伍嘉成这下放心了,声音很轻:“我啊,我溜出去玩呀。”


 


谷嘉诚十分不解的看着他。


 


伍嘉成没忍住笑出来:“我突然想起来,比赛的时候,我一次都没违反过规矩,说什么不能做我就不做,准时上课,准时彩排,也没夜不归宿过。虽然和凡凡磊哥说了一定要听话,可我都这么大了,我总该有点特权吧。”


 


“我以为十年以后你会更守规矩,也不想玩了。”谷嘉诚慢吞吞的说。


 


伍嘉成这时候的笑容可以称得上狡黠:“你猜对了,但是我现在才23呢,我不懂那么多规矩。”


 


他偏了下头,像是个很随便的邀请:“要不要我带着你啊?”


 


谷嘉诚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


 


伍嘉成想带他去哪他都不会犹豫。


 


出了门谷嘉诚才发现他没头没脑的光披了件外套,脚上的拖鞋也忘记换。他在一月的北京街头被冻得哆哆嗦嗦的,伍嘉成却心情很好,特别好。他戴着卫衣上的兜帽,一边走一边哼歌,偶尔有夜里赶路的人匆匆经过,朝这两个看起来就不太正常的年轻人瞥一眼,“Hello~”伍嘉成笑嘻嘻的大方跟人家打招呼,倒把别人吓了一跳。


 


路过天桥的时候有个流浪歌手抱着把破旧的吉他自己唱给自己听,伍嘉成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只掏出一把零钞,特别不好意思的跟人家笑,歌手倒是无所谓,摇摇头表示不用,又问他们想听什么。伍嘉成戳了谷嘉诚一下,让他选,谷嘉诚随口说了首粤语老歌,那把吉他的音钝钝的,但是意外的好听,歌手把一首快歌弹成慢板,伍嘉成干脆在他面前盘着腿坐下来,轻轻的跟着他和音,两个人从来没排练过,但是漂亮的唱完了这首歌。


 


伍嘉成坐在谷嘉诚脚边,唱完了,特别得意,仰着头看他,兜帽也掉下来,眼睛里有一把星星那么亮,等着他夸似的。谷嘉诚觉得他看起来特别熟悉又有点不同,轻松又快乐。他被伍嘉成的这个笑蛊惑了,被他拉了一把,连冷都忘了,坐在他身边。


 


谷嘉诚望着他们俩面前被丢了一把零钱的吉他盒子:“我们像两个要饭的。”


 


伍嘉成大笑,笑的喘不上气似的,往谷嘉诚身上靠:“好主意啊,等我们不红了我们就来天桥卖唱,我唱歌你跳舞。”


 


“你说真的?”


 


“假的。你还是给我rap吧。”


 


他怎么那么能聊,这个问题谷嘉诚不知道十年后的自己是不是还在思考,他居然能坐在天桥上和那个不认识的歌手没完没了的聊半个小时,有时候也帮他伴唱,要是有路人丢钱过来他非常认真的仰头跟人家致谢。


 


就在谷嘉诚开始担心明天报纸会不会有个板块上面写着【燃烧吧少年选手落魄卖艺】的时候,伍嘉成终于肯笑着跟歌手道别,拍拍裤子起身往前走。


 


“我可以坐在这唱一晚上,我可以和每个人打招呼,谁也不认识我。”伍嘉成就像多得意似的跟谷嘉诚炫耀。


 


“以后不可以吗?”谷嘉诚问他。


 


伍嘉成却没回答,专心蹲下来逗路边一只流浪狗,一点不嫌它脏,又挠下巴又摸头的。


 


谷嘉诚看着那只在他手里舒服的快打滚的狗:“你很喜欢狗?”


 


“还好吧。”他直起身,不忘叮嘱谷嘉诚,“你在这看着它啊,我去帮它买狗粮,看好了,要是跑了我打你。”


 


于是谷嘉诚蹲在原地,兢兢业业的一人一狗对视半天,看到最后他差点别憋住汪一声出来试图交流。


 


伍嘉成这才拎着一小袋狗粮和两罐啤酒晃悠悠的回来:“店员居然看节目哎,我跟她聊了一会天。”


 


谷嘉诚蹲在小狗旁边,一人一狗,共同谴责的盯着他腹诽那个“一会”。


 


他把狗粮拆开,啤酒递给谷嘉诚让他自己开,自己往马路边的人行道上一坐,谷嘉诚坐在他身边,咽了一口冰凉的泡沫,去看旁边那只吃的正欢的狗:“你要养它吗?”


 


“养不好。”伍嘉成回的干脆利落,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好像就是这天。”


 


“你说什么?”谷嘉诚扭头看他。


 


伍嘉成没转过头来,喝了一口啤酒:“有一次我去国外拍东西,我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飞机遇到暴风雨,颠簸的好厉害,氧气面罩都掉下来了,周围有好多人在哭,在尖叫,我记得特别吵。我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掏纸笔写遗书了,一边哭一边写,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觉得怕死了。然后我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想点开心的,就算马上飞机要掉下来,随便它了。你知道我闭上眼睛看见什么了吗?”


 


谷嘉诚觉得自己捏着那罐啤酒的手冰凉,怕的冰凉:“什么?”


 


“好像就看见今天。也可能不是今天,是别的一个休息日,最后一次比赛之前。我们什么事也没有。窝在那个破房子里面,凡凡和磊磊在小声说话,你在发呆,我看着你,就是那么平常的,我自己可能都忘了的一天。那一天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这个画面,我突然不那么怕了,就那么一直看着你们,觉得很安心。”


 


“那飞机怎么样了?”


 


“飞机啊?最后当然没事,我不是好好的吗?迫降了一下,耽误了大半天,差点失联了,不过等了一天终于平安落地了。我还记得那是大半夜降落的,凌晨一两点吧,我刚走出出口,就看见你了。”


 


伍嘉成扭过脸看着他:“你戴着口罩,粉丝挤在你旁边,你也不动,你就站在出口最前面,等着我,好像我不来,你就再也不会动一样,特别傻,像个雕塑。”


 


伍嘉成笑出声来,指着他的脸:“对,就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哈哈哈哈。”他的笑容慢慢变得柔软,“谷毛毛,你知道吗?我一向不觉得自己是个靠运气的人,但是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谷嘉诚感觉到酒精在他的胃里发热,慢慢往上烫到了心脏,他的心跳非常慌张的跳动了一下。


 


伍嘉成的话语里带着啤酒的香气,夜色朦胧的盖住了他的侧脸,让他的表情模糊又温柔:“上次你问我啊,你说,十年后我们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所以我没说。谷嘉诚,我不是从五十年后回来的,我没办法跟你说,我们一辈子都很好,我们没分开过,我们红到老了,非常幸福。十年后我们也会吵架,你拍电影那会,我们在台上一句话不说,微博也不聊,后来连那些记者都说,我们两个一定有一个要单飞了。你庆功宴的时候我就专门赶去了,他们又都吓死了,拍到我们俩一边喝酒一边勾肩搭背的聊天,其实我那时候掐着你胳膊还在跟你吵。”


 


谷嘉诚趁他笑出声的时候问:“那你干嘛要去?”


 


“让他们猜错啊,反正他们总乱猜,让他们失望一下。”伍嘉成笑的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朋友,“我们会吵架,会被别人乱猜,有自己的朋友,也不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吃过很多苦头和委屈,也有一段时间看不到目标摸不到方向,特别泄气。你要和女演员拍亲热戏,我也要和女歌手传个绯闻,烦死了对吧?十年后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啊,说起来一点也不美好,连像今晚这样逛个街都不行。”


 


谷嘉诚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但是啊,谷毛毛。”伍嘉成的声音轻的像在自言自语,“那种时候我们都一直是在一起的。哪怕吵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们也没说过,算了,我不想看见你了。那些难熬的时候,失望的时候,死里逃生的时候,我们总是站在一起,这是最重要的。像站在一起和世界打仗,不想认输。”


 


谷嘉诚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咽下了一些话:“听起来也没那么坏。”


 


“所以你要准备好啦,未来很难,但也很好,别害怕,我会永远都陪着你的。”


 


伍嘉成有点好奇的盯着他:“你想说什么?你现在的表情和跟我告白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哈哈哈。”


 


“是我跟你告白的?”谷嘉诚想象了一下。


 


伍嘉成认真点头:“是呀,我们第一次拿奖的庆功宴,不过我总觉得你那时候有点醉了。”


 


谷嘉诚又想了一会,老实承认:“我没想好我要说什么。”


 


伍嘉成不催他:“好啊,那你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实在想不出来,留到十年后告诉我也可以。”


 


他们之间的沉默蔓延的非常远,非常久。在北京一个陌生的街头,谷嘉诚不认识这是哪里,忘记了日期,他们两个人坐在路边,路灯熄灭了,小狗跑走了,每一辆经过的车都再也没回来,群星慢慢黯淡了光芒,深色的天空慢慢镀上了一层浅蓝的明亮,从遥远的地平线开始泛白,第一只鸟昂着脑袋开始叫。


 


“要日出了。”谷嘉诚凝望着远处开始透亮的光。


 


伍嘉成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去哪了:“我想快点回去。”


 


“那走吧。”谷嘉诚提议。


 


“我是说,回到十年后去,让23岁的伍嘉成回来,不然他一定气我抢走了他的决赛,他一定很想和你们在一起去比赛。”


 


谷嘉诚愣住了,只是看着他。


 


伍嘉成宽容的笑了一下,他这个笑容完完全全不属于23岁的那个伍嘉成:“我知道的啊,你也很想他回来。如果我能回去,等十年后,你就能再见到我了,但是我不会再遇见你了。我也不会再遇到18岁的郭子凡,16岁的赵磊。我现在好像有点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在飞机上,我会想起这一天。因为我舍不得,就是最年轻的我们,充满希望和勇敢,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怕的日子,它太珍贵了。”


 


“所以你看!我是不是真的运气很好,还溜过来玩了一下。”伍嘉成跟他炫耀,眼睛亮亮的,“谷毛毛,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太阳出来了,金灿灿的光落了他们满身满脸,他们看着彼此,眉眼都是柔和的暖意。晨曦铺在他们面前,像一条宽阔笔直的路,引着他们,延伸到他们看也看不见的远方去。


 


谷嘉诚先站起来,伸出手去拉坐着的伍嘉成。伍嘉成借着他的力站起来,往前一倾,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每次赢了之后,伍嘉成在告诉他自己有多高兴的方式,侧脸埋在他肩膀上,谷嘉诚能感觉到两颗心脏,一个在他的左胸腔,一个紧贴在他的右胸膛,他们和缓默契的跳动。


 


谷嘉诚抬起手熟练的顺顺他的背。


 


“好啦,回家啦。”伍嘉成的声音从他的颈侧传来。


 


他们赶在天光大亮之前又偷偷溜回宿舍,没有一个人发现。谷嘉诚困的不行,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这一整个通宵就像梦一样。他坐起来看向伍嘉成,伍嘉成蜷在三床被子下面,睡得很沉很静,谷嘉诚仿佛能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和梦境的轻响。


 


于是谷嘉诚也慢慢的感觉踏实,重新躺下,在晨光里轻轻合上眼睛。


 


 


——10


 


谷嘉诚又看了一眼挂钟,敲了两下卧室门,把门推开。


 


“起床了。”他靠在门边,“小伍。”


 


床上的人半张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把被子裹得乱七八糟,非常不耐烦的侧了一下头,闭着眼睛很舍不得睁开似的。


 


“你喊我什么?”


 


谷嘉诚一瞬怔住,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伍嘉成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他躺着没动,非常缓慢的眨了两下眼睛,然后转了下脖子,用眼神把这间卧室的每个边角都仔细打量了一遍,眼神又落回到了谷嘉诚身上。


 


他开始笑,抑制不住的,像有个人捏了根羽毛轻飘飘的在他心里扫的那样,先是微笑,然后笑声越来越大,快活的不得了似的。


 


他一下子就坐起来,靠在床头,朝谷嘉诚眯了下眼睛。


 


谷嘉诚立刻认出了这双眼睛,他感觉自己蓦然的晕眩了一下,震动了一下,就像是自己的灵魂终于沉沉的,找到了回音,踏踏实实的从头顶落进了身体里,他又重新变回了一个完整的人。


 


“嘉成。”也许是第一万次,十万次,一百万次,谷嘉诚这么叫他。


 


伍嘉成歪着脑袋盯着他看:“老谷,为什么我今天觉得你特别帅啊,比你24岁的时候还要帅。”


 


“我那时候不帅吗?”谷嘉诚笑着反问他。


 


“我还是觉得你老一点比较帅,让我特别想亲你一下。”伍嘉成伸出一支食指,弯了一弯。


 


谷嘉诚笑着走去床边,还没来得及弯腰,就被伍嘉成拽住睡衣领子,凑上来。


 


他们俩认认真真,虔诚无比的接了个吻,呼吸缠成一团,嘴唇温热轻颤,紧张的就像是初吻那样舍不得分开,谷嘉诚总感觉伍嘉成似乎在笑,笑意会从唇齿传染,他也弯起嘴角,本来亲密无间的唇变成两弯细细相对的新月,谷嘉诚笑着侧头去追,把伍嘉成断断续续的笑声重新含住。


 


一只小狗欢天喜地的跑进来往床上蹦跶。


 


“这是什么东西!”伍嘉成被冒出来的狗脑袋吓了一跳,往后一靠,差点把谷嘉诚嘴唇咬破。


 


谷嘉诚好气又好笑,一手捞起那只狗往他怀里塞:“流浪狗,你捡的。”


 


“我捡的?”伍嘉成手足无措的看着往他怀里蹭的小东西,“我有毛病啊?”


 


“你可以再把它丢出去。”


 


“……算了,丢哪去啊。幼稚死了。”不知道他是在说狗还是说那个捡狗的自己。


 


他把狗举到自己面前盯着看:“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


 


“那你起一个。”


 


“嘉仔。”


 


小狗欢天喜地的冲谷嘉诚汪了一声。


 


“等一下。”伍嘉成重新把狗抱在怀里,捂着他耳朵,“你再叫一次。”


 


“嘉仔。”


 


小狗啥也听不见,无措的转头。


 


伍嘉成点点头:“不要这个,你看,它没反应,它不喜欢。”


 


谷嘉诚憋笑:“嘉成,你把手松开。”


 


伍嘉成这次干脆使上绝招了,他往被子上一趴,声调放的软软的,求一颗糖吃似的:“不要用这个啦,好不好?”


 


33岁的伍嘉成很少撒娇了,因为他知道这种百发百中的杀伤性武器要留在关键的时候用。


 


果然,谷嘉诚坐在床边,拉过他的手腕,把他往自己身边拉:“那你要叫什么?”


 


伍嘉成舒舒服服的把他的腿当枕头,仰着脑袋冲他眨眨眼睛:“我做了个十年前的梦,还挺好玩的,叫它小十。”


 


“好。”


 


“要这个名字吗?”


 


“要。”


 


 


——0


 


谷嘉诚是被推醒的。


 


他睡到日头高照,清早的时候没熬夜的好孩子赵磊郭子凡溜溜达达的就出去了,反正放假,他无所顾忌的继续朝着黄昏为目标准备睡一天。结果这个愿望就被一阵推搡拍碎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眼,看见伍嘉成坐在他床边,一只手使劲摇着他肩膀,看到他醒了,好像吓了一大跳,急忙把手缩回去,警惕的看着他,就像自己喊醒了一只狮子老虎什么的。


 


谷嘉诚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坐起来,不解的打量他。


 


“老……老谷?”说不清他的声音里惊喜多一点,还是惶惑多一点。


 


谷嘉诚突然有种预感,他依然不说话,仔仔细细的把面前的伍嘉成从头到尾的看了一圈,伍嘉成微皱着的眉头慢慢松开,流露出一种温和的快乐,他明亮又朝气,所有的情绪都无遮无拦的显露在眉眼里。


 


“老谷!”他快活的又喊了一声,没等谷嘉诚说话就开始笑。


 


“嘉成。”谷嘉诚的心定了,他从手指尖开始觉得暖和,那种午后的暖意从他的四肢百骸浸透,就像泡了个热水澡似的,疲惫了很久,蓦然感觉一种漂浮起来的轻松。


 


伍嘉成急急忙忙的问他:“今天是几号?我们比赛了吗?半决赛?”


 


“比过了,你表现的很好。”谷嘉诚决定忽视最后的比分。


 


“真的啊?”伍嘉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比过啦……决赛呢?”


 


“还有两周。”


 


伍嘉成看起来放心了一点,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墙上贴着的立得拍吸引了,凑过去看:“咦这张合照……”


 


合照里他自己站在三个人身后,伸手揽着他们,笑的开心极了,好像这被定格的一刻快乐的他千金不换似的。照片里的人分明就是他,但又不是。伍嘉成用指尖轻轻碰那张照片,在照片里的那双眼睛里找出了一点成熟又温柔的痕迹。


 


谷嘉诚盯着看着照片出神的伍嘉成,看着他笑起来,张开嘴,无声的对那张照片里的人说。


 


“——谢谢。”


 


谷嘉诚不厌其烦的盯着他的侧脸,像第一次见到他似的,近乎感激的,拿目光丈量他的额头,他上下扇动的睫毛,他鼻梁的弧度,他转过头来,颈侧优美的线条。


 


“老谷你干嘛?”他有点慌张的往后退了一步。


 


“啊?我干嘛了?”谷嘉诚回神。


 


“你……你……”他好像找不到想用的那个词,干脆直白的说,“你干嘛盯着我看?”


 


谷嘉诚赶紧垂下眼睛,四下乱瞟:“我没有。”


 


伍嘉成忐忑又谨慎的也看他一眼,马上移开眼神:“你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吧?”


 


“我……”


 


门突然被推开,赵磊和郭子凡一股脑的冲进来。


 


“老谷嘉成哥快点等会要去开会了,咦?你俩站在这干嘛呢?咦?暖气开大啦?怎么脸都那么红?”


 


“……你怎么能看出嘉成哥脸红?”


 


“耳朵红了啊。”


 


 


开会的时候伍嘉成就坐在谷嘉诚身边,他就像怎么都不舒服似的,一会往这靠,一会往那倚,到处看,就是梗着脖子不往谷嘉诚身上看。


 


谷嘉诚每隔十分钟偷看他一眼,看到导演拿出一个长得像银盘子的东西说这是你们获胜队伍决赛当晚的奖杯的时候,他发现伍嘉成突然皱起眉头。


 


“有点眼熟啊我好像见过……”他喃喃自语小声念叨一句,顿住了,慢慢转过头来死盯着谷嘉诚。


 


“干嘛?”谷嘉诚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伍嘉成就拿胳膊肘戳了他一下,凑到他旁边,咬牙切齿的:“我问你是不是赢了,你还糊弄我!”


 


“你说什么?”谷嘉诚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他不在意,伍嘉成凑在他肩膀旁,他只要一转头,两个人的鼻尖就能撞上。


 


伍嘉成好像也发现这个距离太近了,他也忘记自己要申诉什么,慢慢的往后撤,伸手又摸了下耳朵。


 


他们俩的眼神撞到一起,马上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的滑开,过了一会谷嘉诚听见伍嘉成没憋住的笑出来。


 


他也笑了。


 


 


——2


 


他们第一次横扫年末最大音乐典礼所有入围的奖项,领完最后一个压轴奖的时候全场粉丝站起来欢呼鼓掌,他们被潮水一样的尖叫声和掌声保卫,出门的闪光灯亮的像白昼。


 


庆功宴上挨个敬完所有要感谢的老师和前辈,热闹还是在继续,伍嘉成拉着谷嘉诚就往一个人少的角落躲。谷嘉诚觉得自己大概是想醉了,但是心里一直牢牢的记着一件事,清醒的不得了。


 


伍嘉成抿着嘴,认真十足的模样,迫不及待的开口,就好像这句话他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要在今天蹦出来:“老谷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也有话要跟你说。”谷嘉诚毫不犹豫的回答他。


 


“我先说!”


 


“不,我先说。”谷嘉诚难得对他说不。


 


“好吧。”伍嘉成眨眨眼睛,笑出来,“那我们一起说。”


 


“好。”


 


 


——END



评论
热度 ( 1692 )
  1. JiroCn丶媛媛酱雪球 转载了此文字

© 海上生明月 | Powered by LOFTER